朱成志

2017-08-01 00:00:00  點擊量:1318


      朱成志: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歌舞團、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政治部文工團國家一級演員、男高音歌唱家、指揮家、鍵盤演奏家、作曲、作詞家。



       朱成志老師,曾擔任中央電視臺青年歌手大獎賽藝術指導、合唱指揮多項國際、國內聲樂大賽終身評委,中央電視臺“星光大道”冠軍組聲樂藝術指導老師,北京大學、中國財政部、中國建材研究院等藝術團藝術總監。朱成志老師多次榮獲中國聲樂界最高檔次大賽:聶耳星海全國聲樂大賽雙項大獎獲得者,擔任北京大學及多個音樂院校特聘教授,所指導的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中國進出口銀行、中信銀行、農業銀行等金融界合唱隊多次在大賽中獲最高獎。


朱成志:從掘進工到歌唱家

 


(東楚晚報)本報記者 王嬋媛/文 余凱銳/ 


  40年前,他是黃石源華煤礦地下數百米深處的掘進工;40年后,他站在中國最頂尖舞臺上放歌。他與郁鈞劍、閻維文同期考入總政歌舞團,后又參與中國武警文工團的籌建,在團內享有老太爺的美譽。他是歌唱家,也是指揮家,最近又在琢磨作曲。他同宋祖英等歌唱家同臺高歌。如今,已近退休的他,在聲樂教學的一線忙得不亦樂乎,為愛好音樂的學生傳道、授業、解惑。他,是朱成志。





  近日,回到黃石授課的朱成志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講述了他執著于音樂的人生,還有,被音樂改變的命運。
音樂 苦悶日子里的忘憂草
  上個世紀70年代,朱成志第一次踏上黃石的土地。來黃石之前,他在天門過了5年的插隊生活。讓他沒想到的是:剛走出農田,接著就要走入地下。
  因為父親在源華煤礦工作,朱成志此行的目的就是頂職。進入煤礦后,他被安排到掘進工的崗位。在所有的工種中,煤炭工人是最辛苦的。在煤炭工人中,掘進工又是最危險的。朱成志用一句話解釋了他的工作。
  在悶熱的礦井下,依靠著探照燈圍繞的燈光,躬著身子,深挖礦道。遇到挖掘困難的時候,還得用上炸藥。年輕的朱成志埋好炸藥,迅速地躲避在遠處,然后點燃引線,的一聲之后,碎石與煤灰迷蒙了雙眼。
  那個時候,下去了就不知道有沒有明天。朱成志說,苦悶的日子里,音樂是最好的忘憂草。早上天沒亮,朱成志就爬起來練聲,然后背著礦燈哼著小曲下井。礦井里,為了保護嗓子不被煤灰傷害,他很少開口,可是又總是不自覺地唱了起來。
  如果不是和黃石煤炭局文藝隊的一次機緣,朱成志可能會成為一名優秀的煤炭工人,而中國的舞臺上就會少一名優秀的歌唱家。進入煤炭局文藝隊后,朱成志的處女秀獲得了熱烈的反響。在當年全國學大慶的背景下,大慶代表團到黃石來作報告,黃石專門組織了一場文藝演出,從各個系統中選拔優秀節目。演出中,朱成志以一曲深情的男聲獨唱《我為祖國獻石油》震撼全場,受感動的不只是普通的黃石市民,還有遠道而來的大慶代表團成員。唱完下來的時候都不知道怎么走路了。朱成志笑著說。
  1975年,在老領導巫嘉德的推薦下,朱成志從煤炭局文藝隊調入煤炭二中擔任音樂教師——他從暗淡的地下生活中走了出來,地面上,陽光燦爛。正是在煤炭二中的那兩年,朱成志接觸到了相對完整的理論知識,而他的人生也開始了大轉折。
逆襲 5年內跨入總政大門
  對于熱愛音樂的人來說,總政歌舞團是一個殿堂級的夢想,可以仰望,但是難以觸碰。而朱成志卻只用5年的時間,走進了這座圣殿。
  1978年,朱成志以一首《毛主席的恩情比山高比水長》考入了原武漢軍區后勤文工團。1980年,總政歌舞團在全國選拔人才。當時的總政歌舞團是全國最優秀音樂人才的聚集地,選拔過程也極其嚴格。在經過多輪考核后,朱成志作為湖北地區唯一入圍的考生前往北京,與來自全國各地的優秀歌手競爭。最終,朱成志成功考入總政,與他同一批考入的還有閻維文、郁鈞劍。
  在總政歌舞團期間,朱成志參加過朝鮮、意大利、羅馬尼亞等國的代表團接待。當時,意大利憲兵代表團來訪時,朱成志以意大利語演繹了著名的《我的太陽》、《登山纜車》等歌曲,震撼全場;羅馬尼亞代表團來訪的時候,又以羅馬尼亞語演唱當地名曲,獲得了嘉賓的贊許??此坪唵蔚娜蝿?,背后都是辛苦的付出——朱成志不懂意大利語和羅馬尼亞語,在接到演出任務后,他埋首苦背歌詞,一首外文名曲要背上半個多月。
元老 武警文工團的老太爺
  朱成志進入總政后,正遇上了武警文工團的籌備。武警文工團是武警部隊唯一的綜合性文藝團體。年輕的朱成志參與了該團的籌建,是組建武警文工團的元老?,F在,他是該團團齡、軍齡、年齡最大的歌唱家。總被人開玩笑叫老太爺。朱成志說。
  進入武警文工團后,朱成志也從未放松自己在音樂造詣上的追求。除了吃飯睡覺,其他時候不是在唱歌,就是在哼歌。朱成志說,在當時文工團的大院里,如果大家聽不到他的歌聲就會覺得奇怪:朱成志哪去了? 
  光鮮的背后是不為人知的壓力。武警文工團考察嚴格,每年都會對團員進行一次考核,規定曲目、規定風格。分數的大榜全部張貼出來:誰更勤奮,誰不努力,一目了然。
  作為軍人,服從就是天職。對于朱成志而言,為軍人做好每一場慰問演出是重要的職責之一。為了不影響慰問演出的效果,在父親離世時,朱成志也沒能守在身邊。1993年,朱成志接到任務,前往山東參加慰問演出。就在那個時候,父親離世的消息傳來。心中萬分悲痛的他卻沒有提出請假要求——在這場演出中,他身兼數職,如果離開勢必影響演出效果。忠孝兩難全。”20年后,朱成志淡淡地說。
   授業 為聲樂愛好者傳道
  我唱了整整40年。過去40年,朱成志參加了一千多場演出:既有建國35周年時參與的大型音樂舞蹈史詩《中國革命之歌》,也有與宋祖英同臺合辦的演唱會;從人民大會堂、國家大劇院,到釣魚臺國賓館、中南海,頂級舞臺上都有他高亢嘹亮的歌聲。
  如今,已近60歲的朱成志是團內的多面手:不僅是團里的金嗓子,還自己學習了指揮知識,又玩起了樂曲創作,當起了藝術總監。在2010年青歌賽中,他擔任北京團的藝術總監兼任指揮,以一曲高難度的無伴奏演唱《天路》感動全場。2011年,在國家大劇院舉辦的永遠記住他們演唱會上,朱成志又是指揮,又是藝術指導。此外,他還擔任了多項國際賽事的評委:2011年亞洲青年歌唱家大賽評委;2012年羅馬音樂節中國賽區評委。
  忙碌的音樂活動之外,朱成志也成了愛好音樂的學生、老師口中的朱教授。數年前,他就開始擔任北京大學藝術系特聘教授,北大藝術合唱團藝術總監。2012年,懷著對黃石這個第二故鄉的深情,朱成志受邀擔任湖北師范學院音樂學院首席客座教授。
  6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朱成志剛剛結束了在湖師的聲樂教學課程。短暫的停留后,他又前往北京。在追求音樂的道路上,他從未停步。

朱成志老師評委與意大利音樂大師評委交流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美女麻将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