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抗日戰爭中那些不能忘卻的事

2015-12-13 00:00:00  點擊量:1700


          金一南:抗日戰爭中那些不能忘卻的事

抗日戰爭是自1840年以來,中國人民反抗外來侵略第一次取得完全勝利的民族解放戰爭。勝利花環來之不易。戴上它,能感受到光彩奪目的榮耀,也能感受到刻骨銘心的警醒。那里面有一些無論時間流逝多少年也值得思索、也不能忘卻的事情。

不能忘卻之一:為什么盧溝橋竟然成為中日全面戰爭爆發地?

在中國,人人皆知盧溝橋是抗日戰爭全面爆發的地點。年年月月,參觀盧溝橋抗日戰爭紀念館的人絡繹不絕。如果有一天,一個不懂事的孩子突然發問:“戰爭怎么會在這兒爆發?這兒是中國和日本的分界線嗎?”

我們這些大人,該如何回答?

孩子問得對。盧溝橋并非邊關塞外、疆界海防,連萬里長城的一處垛口也不是。它實實在在就位于北京西南。雖然完全不是中日兩國的分界線,但戰爭又確實在這里爆發。為什么戰爭尚未正式打響,鬼子就已經抄到了京師以南、扼住了我們的咽喉?

至于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用多少兵力挑起盧溝橋事變,就更少人知道了:華北地區全部日軍不超過8400人。同一地區的中國軍隊有多少呢?僅宋哲元的29軍就不下10萬人。戰爭爆發之前,敵人不但已經如此深入你的領土,還以如此少的兵力向你挑戰,叫囂一個月內令華北淪陷,查遍世界戰爭史,都沒有這樣的先例。

無獨有偶,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同樣如此。當時東北地區日軍1萬余人,張學良的東北軍人數達19萬。然而也未能阻止日軍在事變第二天就占領沈陽,一星期控制遼寧,3個月占領整個東北。

從“七七事變”算起,時間過去了78年。從“九一八事變”算起,則已經過去了84年。一個中國人,如果僅僅會唱《大刀進行曲》《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還無法真正明白那段歷史。我們必須直面那些令人難堪的事實,必須探究我們是怎樣落到了這樣的地步,才終于“忍無可忍”的。

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大英帝國憑借28艘軍艦、1.5萬人的軍隊迫使大清王朝簽訂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割讓香港,賠款2100萬兩白銀。

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英軍1.8萬人、法軍7200人長驅直入北京,將圓明園付之一炬。

1894年甲午戰爭,一紙《馬關條約》割讓遼東半島和臺灣,賠款白銀2億兩。

1900年八國聯軍進攻北京,國家雖不少,拼湊的兵力卻不足2萬人,但依然在10天內就令北京陷落,賠款數額更是達到空前的4.5億兩白銀。

一個被西方描述為GDP占世界三分之一的東方大國,面對堅船利炮竟然如此不堪一擊,一而再、再而三地割地賠款、喪權辱國,為什么會這樣?

發動“七七事變”的日本華北駐屯軍,是八國聯軍侵華后,清政府與英、美、俄、德、日、 奧、法、意、荷、比、西11國代表在北京簽訂《辛丑條約》帶來的,這個條約第九款規定:“中國應允諾諸國會同酌定數處,留兵駐守,以保京師至海道無斷絕之虞?!?

從此在華北駐屯的外國軍隊有英、美、法、意、日5個國家,司令部都設在天津。最初約定駐軍人數為8200人,日軍400人。后來利用辛亥革命后中國政局動蕩,日本將“清國駐屯軍”改稱“中國駐屯軍”,暗中擴大編制,一步步將駐屯軍由數百人擴大到數千人。

中國有句老話叫“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國家本應拒對手于核心區域千里之外,但事實是戰爭發生以前,人家已經久踞于此,形成“臥榻之側他人可以鼾睡”“臥榻之側他人可以長期鼾睡”的局面,這是多么創深痛巨的民族恥辱。

中國近代歷史,往往是先一場悲劇衍生后一場悲劇,前一場災難導致下一場災難。正因為面對侵略一敗再敗,中國才簽下這些喪權辱國的條款。正因為這些喪權辱國的條款,才釀成“七七事變”前侵略者已經挺進到眼皮底下的局面。

一個中國人,如果不了解當年中國政治有多么腐朽、中國軍事有多么衰弱,就不會明白腐朽與衰弱會帶來多么巨大、深重的災難。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美女麻将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