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益平:人民幣貶值不代表我國經濟突變

2018-08-10 00:00:00  點擊量:1512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8月6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8513,創2017年5月31日以來新低。不到半年,人民幣貶值接近10%,破7的重要心理關口近在眼前。貿易戰的逼近、國內經濟數據偏弱的背景下難免引發匯率的調整是否為應對貿易戰的猜測。在本期《舍得智慧講堂》中,黃益平對近期人民幣匯率波動進行了解釋。他強調,今年以來,我國經濟延續穩中向好態勢,外匯供求與跨境資本流動保持平衡。人民幣匯率較快貶值主要是由外部環境和市場情緒變化引起,并不代表經濟基本面出現了實質性和突變性的變化


面對人民幣匯率波動,金融開放仍有做得更好的空間


      今年一月到五月,人民幣匯率整體保持穩定,在三月稍有貶值,但在四月重新回歸穩定,總體而言人民幣穩中有升。從四月下旬開始,美元指數走強,人民幣略有貶值但是依然保持穩定,貶值幅度不大。但從六月下旬開始,人民幣大幅貶值,幅度超美指升值幅度。


隨著人民幣匯率快速下跌,中國央行與外管局的應對策略備受外匯市場關注。


       8月2日,國家外匯管理局2日召開2018年下半年外匯管理工作電視會議要求,2018年下半年將重點做好以下工作:

       

       一是持續深化外匯管理改革,擴大外匯市場開放,服務國家全面開放新格局。有序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保障外商投資合法權益。豐富交易產品和工具,擴大境內外參與主體,建設開放的、有競爭力的外匯市場等;

       二是采取綜合施策,打好防范化解外匯領域重大風險攻堅戰。建立健全跨境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管理框架,嚴厲打擊虛假欺騙性交易、地下錢莊、非法外匯交易平臺等外匯違法犯罪活動;
       三是保障外匯儲備安全、流動和保值增值,積極服務國家戰略大局。

 

      對于這樣一份新的路線圖和時間表,黃益平全力贊同,他認為金融開放有做得更好的空間,比如銀行業的開放,加入WTO允許外資銀行到中國來經營,一開始都很擔心,說狼來了把中國的羊都吃掉了,有的人擔心外資銀行進來了,會擾亂金融秩序,導致金融危機。這些看法都不客觀,外資銀行進來,相當于在金融業的直接投資,第一它要接受中國銀監會監管,它會不會搗亂,有沒有搗亂的空間,關鍵在于如何監管,如果出了問題,可能兩邊都有責任。第二,既然是一個銀行到另一個國家市場來開展業務,這個國家的金融穩定是他最大的利益,故意搗亂其實是不太可能的。

      中國加入WTO第一年,第二年到第四年,承諾每年開放五個城市,到了五年以后全部開放?,F在已經做到承諾了,但是直接結果是,外資銀行在中國銀行業當中的比重不斷下降。黃益平認為這不是一個積極的現象,進來的目的是參與我們的市場,競爭成長。人民幣要國際化,金融市場就要進一步開放,但是有一條,要防范金融風險,不是為了開放而開放,在開放過程中,第一不是說一步到位全放開,不是開得越大越好。第二,要構建宏觀審慎監管的框架,加強監管。

在開放過程中要構建宏觀審慎監管的框架


      進一步的開放又是否意味著危險與之并存?黃益平在《舍得智慧講堂》中表示,我們確實是在經濟開放過程中碰到兩個問題,第一,我們過去是小國經濟,現在變成大國經濟,大國經濟就要考慮對國際市場的調整,對外部的可能反應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比如出口行業,中國大宗商品市場的影響真的是舉足輕重的,像美國一加息,其它國家可能就開始緊張,可能就會批評美國不負責,因為它是大國經濟,美元是儲備貨幣,所以會影響其他國家。第二,我們的改革開放尤其是開放政策可以有進一步推進的空間。

      不過,黃益平也提醒,要防范金融風險,不是為了開放而開放。比如過去我們在金融開放方面強調資本先不放開,資本先不放開是中國金融開放很重要的步驟。但后來發現,如果不小心很容易引發金融危機,尤其要注意區分短期和長期資本流動,短期資本流動太多就容易導致市場不穩定。所以我們在開放的過程當中要更加關注這些因素,而不是一步到位全放開,也不是越開越大越好。黃益平建議,“在開放過程中要構建宏觀審慎監管的框架,因為開放好處是提高效率,壞處是市場不穩定性會增加,所以一方面要開放市場化,另外一方面要加強監管,改善宏觀審慎監管?!蔽恼罗D自鳳凰網文化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美女麻将图片 北京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股票指数买10股多少钱么计算的 北京11选5走势一牛 幸运赛车稳赚技巧 天津11选5购彩 重庆时时全天开奖软件 安阳股票配资 pk10软件计划 幸运飞艇猜前三玩法 南粤好彩1技巧